首页 >> 企业风采 >> 明星企业家
陈作涛:个人信用最重要
时间:2014-07-01  来源: 新浪财经  文章类别:转载  作者:-
分享到:
核心提示:“第十四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”于2014年6月27日-29日在湖北省咸宁市举行。天壕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作涛称,个人信用最重要。
关键字:

  “第十四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”于2014年6月27日-29日在湖北省咸宁市举行。天壕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作涛称,个人信用最重要。

  陈作涛称,最重要就是个人的信用,所以我一直到现在最核心的东西就是信用,我一直认为三个字的名字就是我个人终身品牌,商标一样。

  以下为演讲实录:

  陈作涛:刚才是两位非常成功的互联网企业,电商为主,我这个行业就没法电商,也没法互联网,我想现在所有创业者都上网,都去互联网了。所以我觉得创业可能有很多类型,我们传统行业,从节能环保,新材料还是要落在地上,我们更多年轻人,还是要保护视力,不要天天上网了。

  我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,我算70,没后,正好70年底。在武汉上学,毕业分到北京之后,是传统的创业模式,国企几年,觉得没法按照我们自己的商业感受和我们个人的想法,甚至大的理想一致,所以待了几年之后就离开了这个国企。

  互联网有很多精英、高大尚,海归出来创业,真的还好,中国更多应该在本土,在这片土地上慢慢长大。怎么样走上资本市场,走上成功之路,我想更多年轻人应该去关注。两位嘉宾创业很多次,我也是,我创业十几次,也有很多成功的,但觉得都不是自己的人生方向,也做了很多放弃。大家熟悉的湖北的小蓝鲸原来也是我一块合作开的,当时熟悉了很多湖北的朋友,我觉得每次在创办一家公司,在开始它的开始到最后都有很多收获,我一直等待一个机会。我们在过去十多年,每一个项目每一个公司,我们都辛勤付出,实际上在积累,在积累我们各种经验、人脉,甚至一些资本。等待什么,等待可能你认为可以为之付出,未来几十年甚至更长甚至一辈子的一个事业。在这个07年,应该是05、06年的时候,我们发现了一个机遇,其实我在99年的时候也参互了一下互联网,搞了一个中国项目促进网,发现那个浪很快来去了,很快这个公司就不行了。后来我觉得还是落地好,我们当时关注了节能环保产业。大家知道现在中国经历了快速30年发展,特别是在工业上。国家的国民GDP增长非常快,但是实际上有一个很大的问题,就是我们环境问题。

  当时我们在后工业时代,中国第一个是信息化,第二是节能环保。节能环保一定会孕育一些很大的公司,甚至是更加有利于我们国家发展的,特别是大环境。我们在07年成立了天壕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这家公司成立的时候十个人,投了200万。我们融资很科学,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,经过了海外、国内融资,我们在2012年6月30号,在创业板上市。中国的上市和美国、香港上市完全不一样,应该说中国的法规和中国的条件非常复杂。我开玩笑说,我们有一个共识,凡是经历了中国资本市场洗礼的董事长都有几把刷子,一定有办法把这件事搞成。到现在发展一千多人这么一家节能管保公司,它做什么,我简单分享一下,实际很简单,就是工业废气里面排放有大量的余热余能,我们通过我们余热把它回收回来,变成清洁电力,再给企业用。我们当时名称都没有,07年的时候,国家把这个模式是国务院联合六部委发的25号文,2010年4月份,我们中国一直没有这个概念。当时融资的时候,我们一直叫类似BOT,我建设运营,多少年后移交。我们从事中国工业废气余热发电的,天壕五年干了这么一件事,这是简单阳光完全按现代治理结构打造和建立的公司。

  我们合作企业,这个模式的价值在哪里,我们合作伙伴,比如水泥厂,湖北投资了很多,包括咸宁下面有一个,跟中国葛洲坝集团全面合作,它的所有的水泥配套的余热发电全是我们建设运营的,我们在咸宁也有一家厂,在湖北大概五个亿资金,帮助这个区域的工业废气进行环保处理和余热回收,全国更多。这几年特别是北京,搞雾霾治理,我们也获得很多重视,经常被叫去开会,研究怎样把环境问题搞好。当时央企有一句经典的话,买得起马,还买不起鞍吗,经过一个技术的研究,包括我们项目的考察,包括团队的考察之后,公司的考察之后。还有一句话,我买得起马,未必要买鞍,这个鞍由专业公司干更好。我一直在市场游说。公司没有太多的业务员,没有业务部、市场部,我们一直在市场上沟通什么,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,奔驰汽车、宝马汽车不生产轮胎,搞他的核心竞争力就行了,天壕节能干什么,专业为这些工业企业做专业化定制的电力生产。我想这些工业企业为什么选择你,他在没有任何资金投入的前提下,没有任何技术风险前提下,获得非常大的收益。 比如这个工厂从电网,买电六毛钱,现在我通过我的投资,我建设运营,我生产出来的四毛钱卖给你,你一分钱不投,你挣两毛钱。大家看这个生意会不会亏,一点不会亏,毛利到70,纯利到35以上,完全找到了市场双赢的机制模式。

  我们跟领导在说,环保和节能是国家应该大力拿资金补贴支持的事,实际上只要找到市场化的机制,完全可以变成一个很有意思的商业模式,可以得到共赢,国家只要引导好就行。包括我们现在推一个合同环境管理,脱硫脱硝设备国家监测一不到位,就关掉。大的电场都上了设备了,就不开,一开就亏欠。节能也是一样,投了半天不挣钱。前天上午在国务院一个副秘书长到中央调研,我们也讲,研究一些机理,看似社会责任的产业,找出社会化的机理,让能耗企业愿意干,还有专业公司投钱干。这是我们思考,找到共赢的模式,把这个商业模式进行行业推广,天壕从07年成立之后,我们报材料是10年1月份,大家很奇怪,07年成立一家公司,十个人,当时一直看不明白,也不是互联网公司,IT公司两三年报材料正常,我们建的都是电场,甚至还有重资产,全是资产。为什么三年报材料,通过技术、市场开拓,快速让这家成长。过去五年增长率达到60%,2010年报材料08年亏损,证监会一定不会让我们上会,因为才两年。美国市场亏损都可以上,中国不可能,没有任何一家非三年盈利公司上会,不要说上市。我们一直熬到11年年报出来,5100万元,所以上了会。紧锣密鼓在深交所挂牌上市,从成立到上市,昨天是我们上市两周年,我觉得一晃而过,完全没想就敲钟了,一看又五年过去了。

  我也很荣幸,其实我们2012年上市,2013年整个公司交易量表现也不错,去年只是更换了三支股票,我们是其中一支。天壕节能也拿了很多荣誉,当时行业协会给我们评价是横空出世,就是一个模式的改变。这个行业里做余热发电技术企业很多,我们这个团队,我是学经济的,我们总经理原来是主持人,常务副总学气象的,跟这个行业完全没有关系,当时我们进去这个行业以后,快速这个行业拿到最好质量的项目,用我们的商业模式。我们很简单,资本、技术加市场,快速推动。把最好的市场拿走了,做好水泥,做玻璃,我们很快的。我们很快在行业里异军突起,后来也在整个节能服务产业里面,我们是第一家上市的企业。同时市场叫我们合同能源管理第一步,这是重要的商业模式,也是加快节能减排重要的商业手段。用专业公司,市场的方法快速推动节能和环保。我讲一个简单的数据,我们十一五期间,总共建设了3000万千瓦的余热发电站,大家知道三峡大坝才两千多万,后来我一直说一个三峡大坝举全国之力,实际还有很多后遗症,我们中国这30年工业发展是绝对的粗放型的发展,随便拣一个东西可以创造几十个公司。这是中国过去30年发展面临的现状,所以公司到未来,我们去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并购,但没有搞成,我觉得它不一定是坏事,天壕原来设计是整整七年时间,比互联网还是慢,我是小米的股东,雷军是我的股东,因为都是同学。我实在看不懂互联网,搞过一次搞不来,就不搞了,还是搞传统。传统产业更需要我们整合资源的能力。刚才我觉得卖酒的那个讲得很好,我不一定有资源,整合资源,我觉得很对,这个没什么坏事,我为什么一定要都会,团队会就好了,我们形成良好的多赢模式就好了,不是都要会。越会的人越干不好,真的,这个企业很多人看看,雷军说他会,但是他跳出去了,他跳到外面看这个东西,这是对的,不能自己天天搞研究。

  不要这个企业成功了,就学他,学不会的,没有完全一样的成功企业,只能找出一点,失败的东西,我避免,还有成功的点上,我学一下。干货,把一两点干货听一上午,搞到一两点,就特别值。我们下一步干什么,我什么不会怎么办,变成一个整合平台,所有会的上去就完了。我们通过内深式发展和外延式发展两种段,我们很多资本手段发展这个企业,我变成一个非常开放的平台,完全共赢的平台,我一定讲天壕不是我个人事业,我从十个人到现在1400人,没有我一个亲戚,这家公司是社会的。很简单,所有有技术的人,绝对有核心技术,我真的看你在行业里最好的技术,天壕有渠道、体系,可以支持你这种技术,特别是节能环保新能源,放在平台上一下一个体系,成为我们一个事业部,我们按照这种方式来打造我们新的平台,我们会关注的产业。我想大家关注天壕的发展。我们在三板推出了一个环保概念呢,跟清华的一个技术团队在合作,我们现在把这个PM2.5降到十几,国家原来标准是100,国家现在强行降到30,对我们来说,整个环保要推倒重来,所以要求提高对工业企业,环保这个市场会不断的变成一个新的市场。它每次的升级对技术创新,对技术进步,甚至模式的进步都有一些要求,这都会给天壕这种节能管保的企业带来一些新的商机,只是看如何整合好团队,打造平台,多赢的模式发展自己。

  创业感悟,我不想多讲,原来我以为是学生,我一看都是创业很成功的人,就别太多感悟了。有一个背景,可以跟大家强调,60前后的一批企业家,他们创业跟我们不太一样,跟70前后又不太一样,80前后又不一样,每个十年是很大的变化。所以千万不要学前一代,人家那个时代拿到保险,现在给我,我也不敢要,时代不一样了。那个时代他们可能有这么一个政府的背景,他们都有一批机构的资质,当然他们有他们很好的经济背景,功底的沉淀,我们这一代人估计很难。我们沉下心来研究经典的东西的人其实不多了,我原先觉得更多是赶快开个电商,开个电子商务卖什么东西,做什么批发点,很多这种人,我觉得挺好,首先把自己养活。到了70前后这一批人是完全市场化出来的一批人,包括我个人也是,他们在新的经济环境下,遇到了很多快速成长的产业,包括互联网产业,包括节能环保产业,很多,新兴产业在这个行业里面,我们不要一定学什么,根据自己的特点,根据自己的经历,根据自己的资源,包括自己的能力。

  我觉得选择一个行业方向,创业方向,一定要想好了再出发,这个可能是我们70前后这一批人,我92年分到北京,二环刚刚有,三环都没有。整个北京的经济变化,我们都在感同身受,确定我们生活在最好的时代,很幸运。我一直觉得比80后、90后幸运,他们的苦跟我我们不一样,我们那时候没东西吃,现在吃肯定没有问题,所以肥胖是普遍现象。状况不太一样了,当时每个月就那么一点,我哥哥上学就给一块钱,带两罐菜,得过一星期,这不可能在这个时代。我们这个吃苦很有价值,跟老三批又不一样,所以他们是国家的脊梁。我们80后、90后你们面临更大的机遇,互联网大数据,一些更信息化,完全爆炸的一个。原来借书跑图书馆,现在什么都有,只看你想不想,这可能是在互联网的状况,我想到实体经济来说,真正了解中国这个经济,其实要情商比智商还重要。无论怎么样,我个人觉得有一些特质跟创业者相同的,纯粹我个人的一些体会。

  我一直认为最重要就是个人的信用,所以我一直到现在最核心的东西就是信用,我一直认为三个字的名字就是我个人终身品牌,商标一样。我一直坚信大学一些好朋友一定是我未来事业的好伙伴,事实完全印证了我当时的想法,所以我交了一批素质很高的很多朋友,这个后来对我走到今天,包括今天东升等等,他们跟我差十岁、八岁,学计算机的,我们都不搭界的,我们有很多交际以后,对我们事业发展有天大的意义。跟我们孩子一定要讲清楚,一定要特别在意我们在大学期间个人的生涯,这非常非常重要。

  我走到今天,为什么感恩武汉大学,原因就是校友对我的支持非常大。讲一下融资,我就200万的投资,我带了一本商业计划书,拿了一个想法到香港融资,中国融不到,你一个合同没有,凭什么把钱弄回来,这种模式很有意思。我把它完全做了一个财务模型,完全可以量化,可以预测,建完以后每年的收入,合同20年,现金流折现,跟他们对价,他们算了很好,所以投了进来。我借了互联网的概念,传统产业里肯定没有这样的融资。当时挺难,我拿了商业计划书去香港融资,5000万美金,金融危机之后,我第一轮只要了2千万,第三轮没有搞成,正好创业板开了,一如既往往回跑,所以我们又回到了国内。三年之内,我们干了很多事,企业要发展,回归等等,所以五年一晃就过去了。每天好像都在融资项目,融资项目,这个概念,时间有限不展开了。

  我们去年武汉大学校庆的时候,成立了一个校友联合会,我们搞了一个很有意义的一个事,由一些企业家,田园是中国期货之父,包括雷军,湖北的两个企业家,这些企业家我们大家一人出一千万,个人出的,成立了湖北珞珈创业有限公司,是一家管理公司,今年刚刚成立,我们希望帮助青年创业。我一直讲拿了很多人的钱,大家一定记住,选择一个好的股东会为你这家公司未来的发展起决定性的作用,我们千万要注意,现在外面投资很多都是纯粹的PE,纯粹的资本,自己都没搞过实体,怎么会知道你想什么,怎么知道你遇到什么困难,不可能的,他更多就是你什么时候赶快做出来,我卖掉,因为我们经历过,我有这个感触。我当时最有想法说,我们更希望用这些企业家的经验、资源帮助我们创业者一块搞,同时我们希望良性的循环。这一块跟我们其他的体系,我们有一点变化,我们全部是产业资本的企业家来出资,做这个事。

相关新闻
更多新闻